当前位置:主页 > 技术文章 >

产品展示

    标题:一直喜欢用朴素的语言述说自己真实的生活

    时间:2017-08-16 16:47

    爸爸很顽固也很封建。
    每次回家总想多为他拍些照片,他总是拒绝,说:人老了多照照片不好。我们听了也不再执意了,所以,虽然现在相机很普遍,爸爸的照片
     
    依然不多, 不过依旧期待着能够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全家合照一张全家福。
    说爸爸很封建也是有依据的。早在很多年以前,爸爸就想到了身后事,而且早早为自己买下了一大块地。我不知道爸爸当时是怎么想的,但
     
    是现在,那块地升值的很快,而且还在升值。爸爸每次叫我也看看,可我就是不去,我不想去那个地方,我只想让爸爸平平安安,就像现在
     
    一样和妈妈幸福的活着!
     
    一直喜欢用朴素的语言述说自己真实的生活
    一篇小短文写不尽爸爸一生,但回想爸爸过去的点点滴滴,想来也是送给他的一件小礼物。
    明天周末,又是回家的日子,也可能是我也将老了,特享受和爸妈待在一起闲聊的日子,说说孩子,谈谈工作,问问家里还有什么他们干不
     
    了的,我们可以帮的……总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长点再长点……
     
    又是一年父亲节……
    同样期待,所有人都有和爸爸在一起相聚的幸福快乐的美好时光;
    同样期待,所有人的爸爸和妈妈都健康快乐 !
     
      最近,爸妈的身体频频亮起红灯,跟医院叫上劲了。
     
    中午下班快到家的时候,接到爸的电话,说妈妈脑血管堵塞,住院了。我当时就愣住了。
    “什么?住院了?什么时候的事?严重吗?……”由于路上车多人杂,不禁把声音提高了很多,继续问“在哪家医院?几楼啊?”
    “三楼,还没有床位,在等呢”
    “哦,爸,你别急啊,我一会就过去”
    挂上老爸的电话,急急的给爱人打了过去,他单位离医院很近,叫他先过去照看老人,我还要先回家给孩子做饭。整整一个中午,我就不时
     
    瞟着时间,嘀咕着:怎么还不回来呢?到底,我妈怎么样了啊?心里七上八下,真的没底……
    终于,他回来了。告诉我,放心,妈没事,床位有了,正在吊水。
    还不放心,继续问“你看我妈有什么症状吗?”“没有,挺好!弟弟也去了,他也是刚刚接到爸的电话”这下,我就放心了。匆匆吃过饭,
     
    向医院奔去!
     
    推开门,就看见妈妈躺在病床上,眼睛微眯着,一小瓶水不紧不慢,有节奏的滴着,老爸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着瞌睡,可能是感觉有人进来,
    一直喜欢用朴素的语言述说自己真实的生活
    我急忙在妈妈的脸上搜寻着,看有什么异样吗?妈笑着说“我没事,这不好好的?”
    看着妈努力笑着的样子,我心里酸酸的,还是克制住了要涌出的泪水。
    “你妈妈是夜里出现头痛的,疼的睡不着了,就用手打击,我一看不行,就赶紧带医院来了。”
    看着爸爸心不安人不静的样子,嘴角,腮下到处都充着水泡,我无言以对,止不住的心疼。
    其实,爸的身体也不好。
     
    “梅子,你要感谢这位大姐”顺着妈妈的眼神,我才注意到在另一个病床前,坐着一位大姐,黑黝黝,胖乎乎的,看上去就是性格很爽朗的
     
    人。
    “要不是她,我到现在还住不上呢?”
    听了妈妈的述说,我明白,当时妈妈和爸爸在走廊里等床位,就是这位大姐问是不是妈妈要住院,说她隔壁床的马上就要出院,让妈妈赶快
     
    来。就这样,在那位病人还没有离开的状态下,妈妈抢先得到了床位,唉!都说:河里无鱼市上看。不管你什么时候何种原因来医院,这里
     
    总是人满为患!
     
    妈妈的情绪很稳定,她告诉我,夜里脑子里面一阵阵疼,就像要炸了样。我说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妈说,好多了,不过还有点疼。我安慰
     
    妈说:你这不严重,过两天就会好了。
    提到“严重”两个词,妈妈不禁转头看看大姐的妈妈,我也随妈妈看着这位说话不清,流着口水,连身子都不能动的阿姨,她是脑出血,比
     
    妈妈可要严重的多多了,看到我看她,一双毫无神气的双眼也转向我,嘴里“咕叽咕叽”说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。大姐在不停的猜测着,可
     
    能是猜对了,阿姨不再嘟囔了。
    这个病房就两个床位,大姐看着阿姨,这边我和爸爸,我对爸说:从明天开始,我在这里陪妈妈,上个厕所什么的,也方便,你就回家休息
     
    吧,再说,医院里的空气对你的身体也不好。爸爸犹豫的看着妈妈,终于答应了。
     
    闲着没事,就和临床的大姐一边看着病人,看着吊水,聊了起来:
    她兄妹四人,都在乡下,两位哥哥一个在外地打工,一个搞装修,都没有时间,所以,这次老妈住院,他们是分了工的,兄弟俩出钱,姐妹
     
    俩出力。
    由于都在农村,家里都有孩子要带,有猪要喂,都忙着,就和妹妹分时间来照顾老妈。这样也是对年迈的父亲的体贴。我不明白的问:哥哥
     
    们出了钱,就不来看望老妈了吗?大姐听了我这话,看了阿姨一眼,不做声了。的确,这么多天了,我只看见她和她性格有点急躁的妹妹交
     
    换的守候着,近80的父亲每天从乡下赶来看望老伴,晚上还要赶回去,就再也没有看到有其他人来过。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记忆中的模样已经在脑海里根深蒂固

版权所有 2016-2017 真人在线博彩公司--浪漫人生醉九天!娱乐平台要么做得最好,要么什么都不是!